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实践

老相册中的故事

尉明昌

毫无光亮的小黑屋里,老魏摩挲着那本泛黄的相册,眼睛一动不动望着正前方,眼角泛红,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相册的边缘由于多年的翻阅早已磨出了线头。

老魏缓缓地打开相册,一张略微发黄的黑白照片映入眼帘。照片一角微微卷起,显现出时光的久远。他用颤抖的手试图将那卷起的一角慢慢的伸展压平。这黑白的光影,留住了他们那一刻幸福的时光——他与妻子的结婚照。新人穿着清爽利落的的确良衬衫,没有洁白的婚纱和笔挺的西装,脸上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他清楚的记得,他们一起参加工作,相识两年后便到街头的照相馆拍下了这张幸福的照片。妻子的脸庞像灿烂的鲜花,她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嘴角微微弯起,露出抑制不住的微笑。结婚后,来家串门的朋友在翻看他们的相册时,都劝他们再补拍一张新式的婚纱照。每每此时,他和妻子都相识而笑,默默不语。因为他们都知道,那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刻,妻子抛弃自己少女时的娇气,在最美的年华,选择和他一起体验生活的艰苦与幸福,那是专属他们俩的美好记忆。

想到这里,他的眼圈更红了,一层薄薄的水雾遮住了他的视线,他急切想离开这个黑暗的地方,想尽快见到妻子,想再听一听她唠叨的话语。可双腿就是不听使唤,好像被什么东西死死地缠着,动弹不得。

押一押眼中的泪花,老魏放弃挣扎,再次打开相册。这次他翻到一张儿子幼时的照片。照片里,儿子撅着小嘴,一幅极不情愿、极不高兴的样子。他清楚的记得拍这张照片时,儿子刚被他 “收拾”了一顿,那是他唯一一次对儿子使用“武力”。事情的起因是儿子当初想买一件心仪已久的玩具,悄悄拿走了家里的10元钱。他得知此事后,扔掉了儿子的玩具,二话不说,抬起巴掌就是一顿臭揍,任凭老婆在旁劝阻,他就是不管不顾。事后,他用先前省下的烟钱,重新为儿子买了一个更大更好的玩具,儿子拿到新玩具很开心却也有些不解。他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道:孩子,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儿子当时也只是撅着小嘴接过爸爸送他的礼物,什么也没有说,想想被打时的疼痛已然一幅委屈的样子。妻子在那时随手拿起相机,记录下了儿子这一刻的成长。

现在儿子长大了,也选择了财会工作。作为一个小会计,他虽然没有拿着令人羡慕的薪水,但却热心尽职于自己的这份职业。一时间,老魏深感欣慰。可是最近每每在饭桌上听到儿子谈起在工作中坚持原则、拒绝贪腐的事时,老魏却总是沉默不语。

当他再次看到这张似乎凝固那一时刻的老照片时,不禁老泪横流,尘封许久的记忆再次在他的脑海被唤醒。作为一名老会计,他做了大半辈子的财务工作,一直勤勤恳恳,坚持原则,为此得罪过领导,甚至还受到过别人的威胁。每次晋升考核的时候,他民主得票数总是很低,虽已年过半百,也只做到财务部主任一职,和他同时进入公司的同事有好几位已成为公司的领导了。唯一令他欣慰的是在他主管财务工作期间,单位没有发生过一起违反财经纪律的事件。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怀疑这些原则的正确性。也许是看到许多人都很灵活,也很吃得开,老魏的思想也开始活络了。私底下,老魏开始抱怨自己的岗位,抱怨自己多年的郁郁不得志。随着阅历的增长,他甚至不止一次的怀疑自己,在财务岗位上是否还需要严把原则关卡,是否也应该向其他人那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许这样大家平时对自己的怨言就会少一些,自己就会少得罪一些人,自己的民主测评得票率也会更高……种种新的想法就像成千上万只蚂蚁,一点一点地撕开原则的堤坝。

慢慢的,他不再较真了,渐渐地与他人“合拍”起来,甚至开始收受别人的钱财。起初,他还是有点忐忑不安,慢慢的习惯了,也就心安理得了。就这样,他的审批关卡慢慢被打开,一点一点的往大处敞开。他在工作上得过且过,原来的严格要求和严格把关早已被扔在脑后。他得到的好处也越来越多,从钱财到人心。他甚至看到了晋升的希望。但是,每次饭桌上儿子的话语却让他听起来如坐针毡。他开始回避与儿子讨论工作。

后来,他发现自己收钱的胆量越来越大,受贿的金额越来越多,他有点把控不住自己的行为。他开始担惊受怕,但又抵档不住钱财的诱惑,他的内心也从此没了惬意和安定。

终于,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同事们忙碌如常,他却在异样眼光的注视下来到了现在这个漆黑的地方。迷茫、悔恨、内疚……各种复杂的心情一起涌上心头。探视时,妻子的痛苦、儿子的不解,犹如一根根尖刺,深深的刺痛着他的内心。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只记得,起初有一种解脱的感觉,终于摆脱了担惊受怕和诱惑的侵扰,再也不用提心掉胆,怕因别人发现而睡不着觉了。紧接着的是无穷无尽的悔恨。这些日子,他不停地反省,他发现自己变成一个曾经最憎恶的人,是自己将自己推向了罪恶的深渊。由此,他感到恐惧,感到悔恨,也尝到了失去自由的痛苦。

他不甘心,他在奋起抗争,急切地想离开这个黑暗的小屋。手中的相册已被合上,他紧紧的抱住相册,使劲挣扎,一心想离开这里,再次回到那个温暖的家。可是,他却怎么样也动弹不得。终于,在苦苦的挣扎中,眼中紧擎的泪水在这一刻不住地掉落,落在手心上,落在地上。

哎,奇怪!他感觉到一丝的冰凉,这是什么?老魏猛地被手心的冰冷惊醒,原来是一场梦!嘘!原来是小孙女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他的怀里,枕着他的手心睡着了。她柔软的小脸睡得红彤彤的,口水顺着脸颊流到了他的手里面,把他从梦中惊醒了。

还好,爱还在。

(工作单位: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超高压输电公司)

【  发布时间:2018-09-29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