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业生涯

谱写生命的华章

---我的会计职业成长之路

赵国蓉

 

 

 

因为身体残疾,我从小内向胆怯,考大学时,家里人觉得财会专业适合我,我便从此走上了财会之路。

四年的大学生活,本该有许多欢歌笑语、花前月下的美好回忆,而在我的记忆里,更多的是从一个教室到另一个教室的艰难跋涉,以及图书馆中直到熄灯才茕茕离去自我怜悯的孤单身影。我知道先天的缺陷只有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弥补,只有掌握比别人更扎实的专业知识才能在未来强手如林的竞争中赢得生存的一席之地,因此,我拼命地学习。让人欣慰的是,我不仅顺利地完成了学业,而且获得了各种奖励,其中不乏国家级的奖学金。大三时,我所带团队曾一举夺得全国大学生数模竞赛一等奖,为此,我被吸收进导师的研究生团队参与院系的课题研究。

本以为我可以就此沿着理论研究之路走下去,此路虽寂寞,却也适合不善交际的我,但命运却再次向我露出了狰狞的面孔。就在我为保研准备竞选材料时,被告知父亲病重将不久于人世。父亲是家中唯一的顶梁柱,原本负担我们姐弟俩的学业就很吃力。父亲病倒,我一边忍受着情感上的悲痛,一边接过了父亲肩上的重担,踏上了艰难的求职之路。

常常手捧一沓证书,独自发愁。身体的残疾是客观存在的障碍,很多单位在看到我的材料时都眼中一亮,但到了面试环节也只能无奈割舍。最后,还是我原先就读的高中母校收留了我。

刚开始,我被安排在学校食堂里充饭卡。我十分珍惜这得之不易的工作机会。那时候,学校刚刚易地新建,各个部门都处在筹备阶段。充值间没有合适的办公室,临时安置在山脚下的一间车库里,一场大雨过后,泥水漫灌,湿滑不堪。我拖着病残的腿一边打扫一边收拾,摔倒了爬起来继续干,拖泥水、搬电脑、搭网线,搬不动就拆开来再组装。食堂没有独立的账户,我试着去跟银行沟通。不善交际的我开始时说话就脸红,也遭遇过诧异的眼神。但随着沟通的深入,多年来认真学习储备的知识给了我勇气,我逐渐摆脱了不适的心理,慢慢适应了新的角色。为了解决系统因网络延时产生的漏洞,一方面,我积极与技术方沟通完善,另一方面,我尝试通过制度的约束规范操作,在防范风险的同时,提高工作效率,提升服务质量。两年工作期满,我顺利完成了工作任务,并取得初级会计师资格。

生活渐渐安定下来,我担心安逸的生活湮灭我的进取心,便报名参加了注册会计师考试。白天工作环境嘈杂,就利用晚上和假期的时间学习。当时,新建校区的周围配套还没到位,到了假期学校食堂不开放,连吃饭都成问题。为了节省时间看书,我储备了一堆土豆和鸡蛋,饿了就是土豆鸡蛋汤。学校食堂阁楼改造的宿舍冬冷夏热,四周围的农田每到夜晚磷火闪烁,野猫哀嚎,我独自一人留守学校,日子真是难捱。好在,书本有安定神经的功效,一旦投入进去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已消失了。

2005年,我的努力终于赢得回报---在规定的周期内顺利通过了全部注会科目的考试,其中财管和会计都取得了八十多分的好成绩。考证的最大收获不是成为中注协非执业会员,而是通过数年的深入学习让我系统地掌握了专业知识,形成了自己的知识架构和财会思维。这让我在以后的学习和工作中遇到问题时能够有信心有能力独立思考寻求解决路径。

2005年,我还报名参加了中级会计师考试,与注会考试相比,会计师资格考试更注重基础知识的扎实掌握及高频考点的变通运用,许多知识点与我当时的工作很贴近,可以拿来就用。在备考的过程中,我尝试用会计师的眼光审视自己的工作,对食堂成本的精细化管理及明细账的重新分类设置提出了合理化建议,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并迅速落实,当年就取得了可观的效益。

就在我的学习和工作顺风顺水的时候,腿疾的毛病又发作了,我不得不中断工作进行手术,并开始长达两年的既焦虑又痛苦的休假。那时候,伤口反复发炎让我几乎无法入睡。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唯有浩瀚的书籍陪伴我。卧床的我,目之所及不过方寸,但阅读却让我翱翔于精神的广阔天空。广泛的阅读让我能够从更高的层面上认识财会的意义。财会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管理规则是信号灯更是一种算法。

恢复健康再次工作后,我被安排到独立运作的文昌校区接手主办会计的工作,分立核资、资产清查、建账立制,这对我是个全新的挑战。那时候,文昌校区正在进行公办民助试点,如何精准把握政策,既要发展又要合规是个问题。为此,我研究了相关的政策,向各主管部门讨教,运用所学知识做出恰当的职业判断。最终,文昌校区的公办民助试点获得了成功,不仅为学校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资金,也更大程度地满足了片区内学子对普高教育的需求,是拓展教育发展融资新渠道的有益尝试。

2011年,我符合报考高级会计师的条件,便报名参加了高会考试。当时,我的孩子小,单位里事务性的工作又多,记忆力和理解力都跟不上了。我根据自身情况制定了适合自己的学习计划。在备考阶段学习到的知识打开了我审视自己工作的新的视角。特别是关于内部控制的知识,提升了我对财务管理的认知,让我看到了解决我当时工作中很多低效扯皮问题的新思路。从那时起,我开始着手整理各业务层面和相关单位层面的财务规章制度,和相关部门的同志一起,完善了岗位设置,明确岗位职责。对工作中掣肘的流程重新梳理规划,并绘制成流程图广而告之。对证明业务发生的过程性文件和节点性文件进行了规范化要求,设计了一系列图表单据。这个过程至今仍在持续跟进和修正。

工作的得心应手冲昏了我的头脑,第二年我在没有得到单位和主管局签章的情况下报名参加了高级会计师评审。这种投机的心态,导致了第一次面试的失败。这次的打击差点让我放弃,但不服输的本性让我一直默默积蓄力量准备下一次的出击。

2015年,我第二次参加高会考试,再次高分通过。命运又一次跟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腿疾发作渐渐无法行走,拖延到2017年,不得已又进行了一次手术。这一次我仅在暑假休息了一个月就绑着支架上班了。绑着支架的腿又酸又麻,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我咬着牙流着汗强迫自己投入到工作中。那个阶段,单位的基建工程比较多,我没有因为身体不方便而逃避,反而更加频繁地出入于施工现场收集资料,并结合绩效考评的要求设计了一套工程项目的绩效考评量表,在市局的审计中获得好评并在全市推广。

2018年,我终于可以正式申报高级会计师评审了。这一次,我准备充分,最终获得了全票通过。10月份,我拿到了高会资格证书,近十年的努力终于梦想成真,我不禁热泪盈眶。激动之余,我加入了“财政部会计资格评价中心”组织的“优秀考生跟踪评价计划”,将我近十年的追梦之旅以及途中的困惑与彷徨写成文章投稿。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评价中心组织的优秀考生座谈会的邀请,简直像做梦一般。

回顾职业成长路上的点点滴滴,相比而言,备考时种种窘迫的外部条件根本不算什么,当我学习了中级会计师教材,可以用更专业的眼光审视自己的工作并作出改进的时候,当我拿到注会证书并获得了更系统的财会思维的时候,当我依靠高会学习过程中学到的知识解决了工作中的难题的时候,不仅我自己觉得贴在身上的残疾的标签淡了,就连别人在和我互动的时候,我感觉也是更多地看到了我的专业素养,我可以更自如地和别人沟通交流,那些付出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多年来,反复的魔鬼式的锻炼反而促进了我的术后恢复,评上高级会计师半年后,拆除支架的我第一次摆脱了辅助性器械独立行走。四十年的匍匐前行一下子站直了,仿佛头顶的天空都变得明亮起来,我看到了更远的远方。

我由衷地感谢我们这个时代和我生活的这片土地,只有在我们这样的社会制度下,像我们这样的人才能够享受平等的受教育的权利,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因为感恩,我觉得我应该再多做点什么,毕竟还有更多像我一样的残疾人依然生活在阴郁中。他们和我一样渴望融入这个社会却又害怕给别人造成困扰,他们需要在原生家庭以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家庭可以给他们温暖,给他们勇气。于是,我们创办公益组织,组织残疾人走出家门,融入社会生活,并提供残疾人技能培训、辅助性就业、康复指导、家庭护理、心理疏导等等服务。成立以来,服务残疾人上千人次,残疾人走出家门,身心都获得了解放。国庆节的时候,我们还走进了南京人民大会堂做汇报演出,心情无比激动。

生命的价值并不在于资源的丰厚和环境的优越,越是险恶的环境越需要拼搏的勇气,越是艰难的选择越显出选择的意义。生命的华章应该是以昂扬的姿态挺拔于岩石之上的青松,以坚韧的品格屹立于沙漠之中的胡杨林。可以肯定,未来的路还会有坎坷,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要继续谱写生命最美的华章。

(作者单位: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江浦高级中学,本文刊登于《管理会计师&会计职业生涯》2019年第6期,有删节

【  发布时间:2019-11-27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