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资讯

权责发生制会计使财务状况更为清晰

许多会计专家认为权责发生制是体现政府财政状况的最好会计方法。伴随着对权责发生制的广泛认可,仍然有许多反对者坚持收付实现制。作者George W. Russell针对两种会计体系的利弊向全球专家做出了阐述。以下是对文章的摘译:

 

上月,爱荷华州西自由市(West Liberty)议会投票决议采用收付实现制替代权责发生制,用以报告该市的财政状况。此项决议被全球许多会计专家认为是发展进程中的倒退。

收付实现制记录财务交易中已收到的收入和已支付的费用。这种方法更为容易掌握、操作简便,且不需要特殊的会计技能。西自由市职员Missy Carter称该方法为市政官员了解政府财政状况提供了更为常见而清晰的途径。

权责发生制不考虑收支是否实现,都将政府或公共部门的现金收入及债权作为收入,将其现金费用及债务作为费用。

在“四大”的支持下,国际会计师联合会强力支持将权责发生制作为政府和公共部门会计制度的国际标准。因为该制度可以增加预算中掩盖长期债务的难度。

巴黎普华永道国际财政与会计主管Jean-Louis Rouvet称全责发生制是提升会计责任、透明度和公共财政管理的催化剂。

国际会计师联合会主席Warren Allen也强调了权责发生制有更大的清晰度,并称其清楚地看到,权责发生制将会为政府带来管理体制上的重大变革。

   根据普华永道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世界政府中对两种会计制度的应用大致均等。不过,Rouvet及其团队称,最晚到2018年,将会有另外37个国家将变革为权责发生制。

 

一直以来,收付实现制都是公共部门中主要的会计方法,并在许多国家政府中保有其重要地位。但是,越来越多的政府开始采用权责发生制的会计体系。

其他混合式的会计制度随之应运而生。这些方法可以被认为是改进型收付实现制或改进型权责发生制。因此政府会计可以被划分为以下四类:

1.    收付实现制:现金收支只在其实现时被记录;

2.    改进型收付实现制:现金收支在其发生的预算年度被记录并在年终后一段特定时间内记录并报告;

3.    改进型权责发生制:除特定类别资产(如固定资产)及负债外应用权责发生制会计方法;

4.    权责发生制:无论是否实现现金交易,各项交易及经济事件均被记录并报告。

 

香港政府采用收付实现制与权责发生制相结合的会计制度和两者协调的财务报表。香港会计服务局副局长、香港注册会计师公会会员Ricky Chui称,权责发生制方法可以揭示政府财务整体状况的更多信息。

收付实现制通常应用于报告政府一般收入账目和公共财政条例下建立的基金,如基本工程储备基金和创新与科技基金。而权责发生制则用于报告其他基金、国有企业和法定机构的财务业绩和状况。

由于官方并未给出改进型收付实现制或改进型权责发生制的通用定义,因此,这些改进型的方法仍被认为是两种会计制度的融合。

普华永道在其2013年关于政府会计新领域的报告中指出,美国是权责发生制的拥护者。

美国前国会议员、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会员Joseph DioGuardi认为,美国联邦政府现行的改进型收付实现制的会计方法并不适用与私营上市公司相同的公认会计原则。

他还说,权责发生制是财务甚至经济领域中衡量大而复杂实体的财务状况、运营情况的更好方式。

在其接受政府财务管理杂志采访时表示,美国在计算年度预算赤字及其导致的国家债务问题时并不使用权责发生制。因此,精算师测算的联邦退休津贴和健康保险负债值(40万亿美元)远远高于官方给出的16.7万亿美元。

他还强调,权责发生制也可以更为广泛地应用于计量全部财务责任。

各国比较而言,澳大利亚、新西兰这类在预算和财报中使用权责发生制的国家分别位列世界12名,而还未推行权责制的美国则仅排在第28位,险胜第34位濒临破产的希腊。

新西兰是实行权责发生制的典范。在使用权责发生制的同时,新西兰还每月更新财报。但其变革也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一份1994年的国际会计师联合会报告中显示,其变革的成功实施经历了政策与执行两方面的大量努力,并造成了公共部门运行管理中根本且广泛的变革。

权责发生制会造成更多费用。这也是影响西自由市议会决策的主要原因。市府职员Carter指出,若使用收付实现制,今年可在国家法定年度审计中为纳税人节约2.4万美元。

普华永道的Rouvet强调了权责发生制变革并无捷径可图。这不仅仅是会计操作方式的变革,更是财务结构的变革,需要从心态上开始改变。

以马来西亚的变革情况为例,渐进式的变革有利于针对变革程序建立有效的阶段性的条例和方案。

 

   权责发生制也存在一定的缺陷。有人认为其较收付实现制而言,存在更大被操纵的风险。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管理学院副教授James Spellman在金融时报中称,这是一种格外偏好收益的会计方法。为谋取更大利益,首席财务官可以轻易扩大收益、加大应收款项对销售额的增速,甚至使账目在报表中停留超过财务年度末日。

   支持者辩称,权责发生制不可能完全规避操纵风险。任何会计制度都存在欺诈行为的可能。虽然风险不可避免,但权责发生制毕竟可以更为准确地报告经济实体的财务状况。

   有些专家指出了在权责发生制操作过程中会遇到的一些问题。Rouvet称,权责发生制较收付实现制更为复杂,因此,这种方法需要更加丰富的会计技术经验、更为专业的判断,并在决策过程中引入更多非会计从业人员的观点。

   这种复杂性可能会造成更多的操作错误。这个问题在对国际准则缺少经验的小型公共单位尤甚。

   权责发生制支持者坦言,该种会计方法有时会造成错误的假设,因此制定相应条例迫在眉睫。国际公共部门会计准则委员会、国际会计师联合会公共部门指导委员会成员Thomas Muller-Marques Berger也认为,解决权责发生制存在的财政乱象是目前的首要问题。

   专家认为,向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的国际公共部门会计准则全面转变,需要经过大量的努力。而相关会计师事务所有能力帮助政府及其从属实体完成相应的转变。Muller-Marques Berger称,他们就已经建立了强健的转变机制用以帮助政府实现公共会计中的最佳实践。

   转变可以迅速或循序渐进地展开。温哥华毕马威政府服务部门合伙人、公共部门会计准则小组委员会全球主席,同时也是加拿大注册会计师协会会员Archie G. Johnston提出一点共识,阶段性变革需要采用更加平稳的方式,可以随时间推移获得更加强劲的变革势头。

   他认为变革需要对会计准则更为深入的认知。运用这些认知与了解可以实现高起点的深入的差距分析,这也是这项改革取得成功必须注重的关键问题。接下来的影响分析可以解决贯穿信息技术系统、业务与报告影响和人力资源等方面的问题,同时也可以改变管理需求。

   回归到爱荷华州的问题,Carter认为坚信收付实现制是个视野的问题。收付实现制展现的是实时状况,因此更为透明。

   西自由市公众或许怀疑,在追求更为清晰的财务报告的前提下,市厅的决策是否是在埋没一种可以使财政状况更为广阔的会计制度。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0-20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