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资讯

打破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与公认会计准则的神话

猜猜真相是什么?平时一些关于国际财务报告标准的理念是明显错误的。

就在本月,我结束了为期6年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会员生涯。我希望自己在这期间为国际会计准则的优化尽了一份力。但不管怎样,我学习了大量的关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的资料。

有时,经验会告诉我,一些普遍认同的观点是不正确的,而一些传统惯例与观念是基于现实的。本着探索频道流言终结者节目的精神,我将对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误解进行探讨,并证实一些猜测。我并不是像电视节目中演示的那样,可以接近爆炸物、有着超慢动作镜头,我将靠这6年所学的东西来证实观点、打破神话。

原理VS.规则

很多人毫不质疑地相信,美国公认会计准则是以规则为基础;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是以原则为基础。但我现在要马上打破这个谬论,因为公认会计准则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都是以原则为基础的。准则中的每条指引都是以一个或多个原则为基础。认为美国公认会计准则仅仅是规则而不以原则为基础,就是对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和为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做多年贡献的人们的一种侵害。

同样,我还经常听到,整合公认会计准则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一个困难是,美国人常常要求遵守规则而其他国家人们(非美国人)则希望能够在原则的指导下工作。不同的委托人向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提出的问题,却违背了那个观点。他们不断地要求我们发布一些针对性的话题、涉及个体的交易处理以及特别的细节。他们还要求我们提供根本没有人会用到的额外指引,并编写特别的指引去彻底根除不良的实践。

简而言之,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使用者与美国公认会计准则使用者会需要同种类的细节和规则。因此,美国人更依赖规则这个传言也被破除。

论述仅仅停留在这里并不能给读者一个完整的画面,因为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和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的成员虽然提出了相同的问题,但是给予他们的答复却大不一样。美国标准的制定者经常提供详细的指引和规则。这些规则的目的是确保原则被遵从。但却有很多关于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同意报告一些“违背原则的内容”,以及因公认会计准则过于复杂而难以遵循原则的事例。

实际上,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拒绝提供美国已有的细节上的内容。的确,对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来说,最困难的任务之一,就是提供有用的指引,而不依赖于规则、不过分使准则复杂化。由于遵循了这点,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明显没有美国公认会计准则那么复杂。所以我们会考虑证实这部分关于原则与规则差异的观点。无论会使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更好、更差还是仅仅有差异,都是旁观者的不同观点。

监管事项

在美国,很多会计师对证券交易委员不太满意。但同时也存在一个大家都认同的观点,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受益于证券交易委员会通过定期检查档案、问询注册人等措施来强制执行准则的做法。传统观点认为,如此有效的功能,除美国外是找不到的。

也许,这是十多年前就存在的情况。但现在时代变了。我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工作期间,曾和包括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在内的一些非美籍监管者一起工作。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清楚地记得一位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的代表参加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的每一次会议。同时,那些代表们给我们的讨论也提供了重要的见解。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还带头阐述了包括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应用在内的很多问题,提出了能够引起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关注的重要问题。同时他们还表示,会致力于通过检查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应用,来提升财务报告质量。

所以我会考虑打破这个神话。虽然会计准则应用的严格监管并不会到处都存在,但这显然并不只局限于证券交易委员会。

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受益于欧洲

一些美国人认为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潜在好处之一是,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可以超越任何国家或地区政府的政治压力。当被证明不是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人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时,就会变得非常小心、谨慎。而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则屈从于政治压力,较之布鲁塞尔,其更倾向于接受来自于华盛顿的政治干预。

由于欧洲是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最大用户,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十分关注欧洲成员的看法。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因为这种关注并不是什么必要问题,使用这些准则的人能够很好地评估他们的优势和劣势。

然而,有时候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也会屈从于欧盟的威胁,尤其是在金融工具处理方面。为了安抚欧洲的政治利益,一些例外情况被允许,一些工程被仓促完成。在我的经历中,为了安抚这些利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的一些工作也被影响了。

然而,更为普遍的是,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会拒绝欧盟的要求,抵制压力,跨越这些困难的政治浪潮而不委曲求全。一旦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仅仅只是做了欧洲的招投标,那么金融工具将多数以成本计量,希腊债券的损失也会被推迟确认,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中也就没有了美国人。

所以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并不会非常在意欧盟的态度,但同时也不会对欧盟的压力完全免疫。到现在,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受益于欧洲的观点已经被部分证实了。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依然落后于美国公认会计准则

很多美国人认为,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的水平高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他们认为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并没有覆盖某些重要的领域,其他方面的指引也并不充分,这是因为其原则并未以充足的实施指南为支撑。有些人还认为,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过于多样性。

在过去的6年中,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要面对几乎来自各方面的会计问题。那时,我能清楚地记得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因缺少准则指引,而难以应对的5个领域。但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的指引却涉及到了这5个领域——收入确认、共同控制下的交易、费率管制、采掘业和保险业。现在,在这些领域中,最为重要的是收入的确认,新准则的发布可以迅速解决这个问题。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也讨论并研究了另外的那4个领域,所以这些漏洞都可以完善。

另外一方面,也存在着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列有指引、但美国公认会计准则欠缺的领域。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在固定资产资本化和折旧方面较为欠缺,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却在这两方面提供了指引。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涉及全体资产的减值;而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却仅针对部分资产有具体的模型。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在服务经营权、薪酬安排、政府拨款等方面要比美国公认会计准则详细得多。

关于选择权,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允许对长期资产和投资性房地产进行可选择性的重新评估定价,而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对此却不允许。不详细的指引和规则将必定在某些领域导致更多的差异性。另外一方面,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允许选择存货计价方式(例如“后进先出”法),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却不允许。同时,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的细节还继续保持着多样性。

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经过大家多年的发展,已经能够使看上去相似的业务(例如资产减值、长期薪酬安排),根据其自身特性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相反,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在这些方面则欠缺很多。

总之,虽然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在某些方面优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但后者也在其他方面存在一定优势。随着收入确认项目的实现,综合来看不能再说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落后于美国公认会计准则。我认为这条传言也被破除。

展望

在加入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时认为,在我离开岗位的时候,美国能比我工作时更乐于接受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但遗憾的是,事实并不是这样。如果思考我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中学到了什么,那么这个问题涉及的最大领域,就是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和欧盟的关系。我也完全理解为何美国会对这种动向非常警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针对那个问题,最为有效的解决方案就是美国接受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并给予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更大的组成基础。然而,这将不会在短期内实现。

【作者:Scott Taub  发布时间:2014-12-19  来源:财政部会计资格评价中心《管理会计&会计职业生涯》电子杂志第17期】  【打印